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全本免费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公子許 > 天唐锦绣

第三百二十一章 老无赖 文 / 公子許

全Δ本Δ小说,网WwんW.『yznn+a.com
    夜色浓郁,微风渐凉。(免费全本小说www.yznna.com)

    一行安西军兵卒抵达驿站之后,夜空阴云密布,居然淅淅沥沥的飘起了毛毛细雨。

    一场秋雨一场寒,虽然距离冬天尚有一段时间,但是夜色之下的小雨依旧令人感到周身沁凉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常年于西域服役的安西军兵卒来说,却好似久旱逢甘霖,西域的万里黄沙滚滚烈日将人炙烤得好似烘干了所有水分,即便绿洲遍地,但是雨水很少,此刻西域轻柔的飘洒在脸上,令人有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舒畅。

    长孙光仰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,雨水洒落在脸上,湿漉漉凉沁沁,心底的烦躁却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前方,崔敦礼策马上前,与此行安西军的将领低语了几句,数位兵部官员便上前一个一个验明正身,待到一个一个看过,这才对崔敦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崔敦礼在马上一抱拳,说道:“已然验明正身,这就交割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违反军纪之兵卒,押送至长安之后要移交给卫尉寺,由卫尉寺审判量刑,但是此番押解之兵卒皆是薛仁贵心腹亲信,严令定要将人交给兵部。虽然不合常理,但是军中上下除去关陇子弟之外,无人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卫尉寺作为关陇的“大本营”,对于自家子弟很是放纵,从来都是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即便再大的错处,也往往睁一眼闭一眼,略作惩戒便匆匆交差了事。但是对于非关陇出身的将领兵卒,却极为苛刻,一旦入了卫尉寺,即便是不死,也得将家财剥去一大半……

    军中上下,早已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此番有兵部站出来给卫尉寺打擂台,意欲将审判量刑之权从卫尉寺手中抢夺过去,大家自然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神仙打架,谁赢谁输,大家都没有损失……

    那将领甚是客气:“末将谨遵崔侍郎吩咐。”

    随着房俊上位兵部尚书,如今的兵部权柄越来越重,谁也不敢轻视。尤其是崔敦礼虽然只是兵部右侍郎,三把手,但是其年轻有为,身后又有博陵崔氏这等名门望族,说不得过上几年待到房俊再次高升,便能顺利扺掌兵部。

    整个大唐的军人,谁敢对一个未来的兵部尚书不敬?

    崔敦礼哈哈一笑,先是互换了勘合文书,交接完成,随后说道:“今日奉房少保之命前来交接人犯,不敢耽搁公务,还望校尉勿怪。若是西域战事不急,不妨在长安逗留几天,待到在下抽个时间,咱们好好喝上几杯,也好听校尉讲述西域风貌。”

    博陵崔氏虽然诗礼传家,但崔敦礼这人颇有任侠之气,平素行事干脆利落,对于那些个上斩杀敌斩将夺旗的将军甚为推崇,绝无半分文人酸腐之气。

    那校尉自然欣喜,忙道:“如此,末将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崔敦礼欣然道:“自当如此!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一个兵卒快步跑来,打断两人的寒暄。

    “卫尉寺?”

    听闻兵卒报讯说有卫尉寺的官员抵达,崔敦礼顿时一皱眉。

    为了防备被卫尉寺抢了先,崔敦礼天色未黑便出城候在这里,且严令各处城门严禁出入,只要没有兵部的出城手令,谁也出不来。待到将人带回兵部大牢,就算是政事堂诸位宰辅齐至,也别想从房俊手里将人带走。

    却不成想依旧被卫尉寺的官员出得城来……

    崔敦礼面色阴沉,即便守城校尉乃是关陇子弟,可军令如山,怎么就敢无视军令,私放卫尉寺的官员出城?

    简直无法无天!

    飘摇细雨中,一队车马至东边疾驰而来,挂在车辕上的灯笼摇摇晃晃。须臾,抵达近前,包括崔敦礼在内,所有兵部官员尽皆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一队车马逶迤而来,夜幕之中影影幢幢,居然足有上百人之多!

    崔敦礼眼角跳了一下,心说这卫尉寺想干嘛?这哪里是来抢人,简直是要火火并呐!

    待到车马到了近前,对方一人策骑上前,大声喝问:“安西军押赴入京之人犯,现今何处?”

    安西军校尉瞅了瞅崔敦礼,闭着嘴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崔敦礼催促胯下战马向前几步,厉声回道:“尔等何人,胆敢私自出城,不将王法放在眼中了吗?”

    对方反唇相讥道:“军法执行,审判量刑,乃是卫尉寺之职责,尔等私自接收军中人犯,到底是谁不将王法放在眼中?速速将人犯移交,否则这官司必然打到御前,休怪卫尉寺不念同僚之情谊!”

    崔敦礼应声道:“本官乃是奉吾家尚书之命,受命于身,未敢徇私,尔等有何计较,自去寻吾家尚书即可,请恕本官不能从命。”

    他官职、资历皆不足以对抗卫尉寺,不得不将房俊抬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正欲说话,忽然身后一阵骚动,却见那辆挂着灯笼的马车车厢打开,一人身穿官袍自车上下来,左右官员尽皆下马随在他身旁身后,顿时前呼后拥,很是气派。

    崔敦礼蹙眉,卫尉寺的官员他尽皆认得,却想不出是哪个有这般排场……等对方上前,看清了面容,这才吓了一跳,这位怎么亲自出城来了?

    赶紧下马,肃容施礼道:“下官崔敦礼,见过独孤郡公!”

    他身后一干兵部官员也纷纷下马,齐声道:“见过郡公!”

    没办法,独孤览资历实在是太老,谁敢不敬?卫尉寺之所以在六部九寺当中地位超然,完全就是蹲着这么一尊大佛,等闲官员谁也不愿去招惹。

    却不成想今日居然将他给逼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崔敦礼心中暗暗焦急,这老狐狸早就成了精,以自己的官职地位,怕是阻拦不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让房俊亲自过来了……

    独孤览往前走了几步,到了崔敦礼面前站定,身后有家仆打着雨伞遮住雨丝,他依旧觉得有些冷,紧了紧身上的官袍,笑呵呵的对崔敦礼道:“吾当是谁这般蔑视法纪还能言辞铿锵一身凛然,原来是崔安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上”,是崔敦礼的字。

    崔敦礼执礼甚恭,似乎并未听出对方言语之中的嘲讽,恭恭敬敬道:“正是下官……夜雨湿寒,郡公年迈体虚,要当心风邪入体,左右不过是寻常公务,何必深更半夜的出城而来?还是身体最为重要,若是染了寒气,吾等晚辈寝食难安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独孤览啧啧嘴。

    听听,这特么是人话么?

    为了区区公务深更半夜的冒雨出城,若是染了风寒得了重病搞不好一命呜呼,不值当……

    不由得叹气摇头,现在的年轻人呦,一个比一个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都是些隐喻机锋,谁当真动怒那就是傻子,立马被对方看低一头,独孤览混迹官场几十载,焉能被这等话语激怒?

    上前亲热的拍拍崔敦礼的肩膀,好似自家长辈一般笑容温和,亲切道:“再是年迈,也得奉公守法,更要不负陛下之信赖,将陛下交托之差事看顾好了。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贪功冒进,老夫岂能如此?吾等各有职司,都是给陛下办事,安上贤侄不若先行回去,看好了兵部衙门,这可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崔敦礼不为所动:“吾家尚书时常教诲吾等,似郡公这等功勋前辈已为大唐操劳半生,劳苦功高,吾等身为晚辈自当主动替您分忧解难,焉有畏惧艰难、退避三舍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独孤览皮笑肉不笑,冷笑两声,凑到崔敦礼面前,低声道:“安上啊,你说若是老夫此刻万一一个不慎,摔倒在你身前,会有何等后果?”

    崔敦礼一听,顿时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折特么不是要讹人么?!

    他怒目而视:“郡公乃是两朝元老,更有开国之勋,地位尊崇身份尊贵,焉能行此下作之举?”

    独孤览丝毫不觉得丢人,叹了口气,一脸真诚道:“你们这些个年轻人呐,一个两个的翅膀都硬了,骄傲自负目空一切,吾等老朽行将就木,说的话你们完全不肯听,那你说说,除去这等无赖行径之外,老夫又能如何?还望安上贤侄多多体谅,老夫也着实是没办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崔敦礼一个头两个大,这老家伙若是耍起无赖,他如何抵挡得住?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。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

Copyright©2014 全本小说网(https://www.yznna.com)拒绝弹窗 免费阅读